移植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3|回复: 1

[排斥相关] 2019 ESOT热点剖析 —— 高免疫风险受者定义的转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6 10: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着上周四在丹麦哥本哈根举办的第19届欧洲器官移植协会(ESOT)大会的正式落幕,会上分享的诸多器官移植领域的最新进展和相关热点,引发了移植专家的激烈讨论。结合话题的热度和最新的相关文献报道,小编将对其中一些热点进行大会后的探讨,以便大家更全面的了解此次会议的进展。


  在大会的第一天,最引入瞩目的话题是在“Immunology in transplantation: basic concepts and beyond”分会场,由来自法国巴黎第五大学的Christophe Legendre教授阐述的对高免疫风险受者的新定义。
  与以往KDIGO指南的界定不同,他认为当前高免疫风险受者的最佳定义为:1. 二次或三次移植;2. 移植前患者存在抗-HLA抗体;3. 移植前患者存在抗-HLA供者特异性抗体;4. 移植前患者存在血管紧张素Ⅱ-1型受体抗体。
  这里Christophe Legendre教授似乎未提及或弱化了HLA配型的重要性,而强调了抗-HLA抗体,特别是抗-HLA DSA的重要地位。


HLA配型的地位尚存争论
  自从HLA配型这项技术问世以来,关于它对肾移植存活的影响,其重要地位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1-3]。对1994年至1998年在美国进行的33433例死亡供肾移植的一项调查分析显示,在这一期间,HLA配型对人肾存活的重要性在逐步下降[4]。而Williams RC教授等人在2016年利用了UNOS数据库,对1987年10月至2013年12月期间的189141例成人首次DCD供肾移植患者的分析则发现移植物的存活率与HLA错配有显著的线性关系,表明近年来随着肾移植成功率不断提高,HLA配型仍会影响移植物的存活率[5]。为了找寻近年来HLA配型地位受到动摇,以及临床上发现的那些具有良好HLA配型的患者仍出现过早的移植物丢失的原因,Reindl-Schwaighofer R教授于2019年3月发表在《Lancet》杂志的一文可能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研究显示,编码跨膜蛋白或分泌蛋白的非HLA单倍型的基因(nsSNP)错配与功能性移植物丢失的风险增加相关,而与HLA错配没有相关性,这似乎可以证明非HLA的配型也是移植存活的重要预测因子[6],对HLA配型作用的局限性做了很好的补充。


DSA的重要地位得到验证
  近年来的研究发现,HLA抗体水平对免疫抑制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在高免疫风险患者中,但其中的机制尚不完全清楚[7]。对器官移植领域的专家而言,目前很大的一个挑战是受者存在对供体HLA的预先致敏,导致受者血清中存在DSA。当存在大量的DSA时,抗体介导的排斥反应(AMR)和早期移植物丢失的风险将会很高。Halleck F教授等通过一项回顾性分析发现在移植后1年内或3年内诊断出新生DSA(dnDSA),患者的移植物丢失风险将会显著增加[8]。


术前预存DSA的肾移植受者该如何选择免疫诱导方案?
  来自德国的Zecher D教授带领的团队发现,巴利昔单抗诱导仍然适合绝大多数的DSA阳性的肾移植受者,并且预后良好,除了部分Ⅰ和Ⅱ类HLA-DSA,及DSA免疫荧光强度过高(MFI 大于10000)的患者。同时,认为AMR是移植物丢失的唯一独立预测因子,移植后14天未检测出DSA可以预示着良好的长期预后[9]。

参考文献
1. Freitas MC. Kidney transplantation in the US: an analysis of the OPTN/UNOS registry. Clin Transpl. 2011:1–16.
2. Morris PJ, Johnson RJ, Fuggle SV, et al. Analysis of factors that affect outcome of primary cadaveric renal transplantation in the UK. HLA task force of the Kidney Advisory Group of the United Kingdom Transplant Support Service Authority (UKTSSA). Lancet. 1999; 354:1147–1152.
3. Opelz G, Wujciak T, Döhler B, et al. HLA compatibility and organ transplant survival. Collaborative Transplant Study. Rev Immunogenet. 1999; 1:334–342.
4. Su X, Zenios SA, Chakkera H, et al. Diminishing significance of HLA matching in kidney transplantation. Am J Transplant. 2004; 4:1501–1508.
5. Williams RC, Opelz G, McGarvey CJ, et al. The Risk of Transplant Failure With HLA Mismatch in First Adult Kidney Allografts From Deceased Donors. Transplantation. 2016 May; 100(5):1094-102.
6. Reindl-Schwaighofer R, Heinzel A, Kainz A, et al. Contribution of non-HLA incompatibility between donor and recipient to kidney allograft survival: genome-wide analysis in a prospective cohort. Lancet. 2019 Mar 2; 393(10174):910-917.
7. Ghyselen L, Naesens M, et al. Indications, risks and impact of failed allograft nephrectomy. Transplant Rev (Orlando). 2019 Jan; 33(1):48-54.
8. Halleck F, et al. 2019 ATC. Abstract number: 204.
9. Zecher D, Bach C, Staudner C,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donor-specific anti-HLA antibodies and outcome in renal transplant patients treated with a standardized induction regimen.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017 Apr 1; 32(4):730-737.

摘自《2019 ESOT热点剖析 —— 高免疫风险受者定义的转变》(来源:移诺时代 2019年9月2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6 11: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链接】
免疫低反应状态与移植肾存活
http://bbs.transplantation.org.c ... hread&tid=7098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移植网社区 ( 津ICP备13003238号-3 )

GMT+8, 2019-10-15 04:54 , Processed in 1.1856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