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海鸥飞处

生命之树被傻傻的移植了(23页228楼开始续写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 06: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之树被傻傻地移植了(14)

三、踏上征途

(3)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上午七时整,轿车减速拐入高速公路出口车道,霎时,我似乎闻到了一股令人兴奋的气息,对,是大上海的气息,我已看到“上海莘庄收费站”几个大字。

我如梦初醒,血液开始沸腾,不由暗自借曲编唱:“上海的天是晴朗的天,轿车里的羔羊好喜欢”。

是啊,作为国内最大的都市,上海的确是够吸引人的。天南地北四面八方很多人趋之若鹜,是想接接上海的地气、人气和旺气,而对于一群病入膏肓的羔羊来说,是想在不毛之大上海碰一碰运气,因为他知道,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很可能就掌捏在上海那支浩浩荡荡的医疗大军手里。

今天,我这只即将被病魔吞噬的羔羊,起早启程,一路颠簸,为的自然也是那根“稻草”,眼下,大都市的气息就萦绕面前,那根“稻草”已离自己越老越近,仿佛触手可及,这怎能不撩起我心中那份求生的欲望,怎能不拨动我那根兴奋的神经,尽管它总是若隐若现,漂浮不定,使人可望而不可及。

轿车顺利通过收费站,紧跟着前方的车流,缓缓汇入上海市区,直奔自己冥顽不化地认定是能抛来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目的地驶去。。。。。。

****待续:三、踏上征途

(4)军医的分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4 07: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之树被傻傻地移植了(15)

三、踏上征途

(3)军医的分量

2001年7月3日8时15分,车子在上海某著名肝胆医院门口嘎然而止。

我和老婆大人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提着行李,快步穿过门诊大厅,直奔挂号窗口排队。

此时正值就诊高峰,大厅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挤满各色各样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脚步来去匆匆,话语南腔北调。

排长队,等挂号,在各地的大医院司空见惯,不足为怪,更何况是大上海的名医院,老婆大人随着长长的队伍缓缓向前挪动,不时踮起脚、望眼欲穿地朝前观望,显得十分焦急而又无奈。

我坐在旁边一排矮矮的铁椅子上,感觉座位冰凉冰凉的,但心里却热切期盼老婆大人能给我拿到专家的门诊号。

起初我还真当自己只是一位旁观者,坐在旁边一边等待,一边好奇地地打量着眼前过往的人群。我发现时不时有穿军队制服的医生和工作人员穿行在人群之中,看得出来,这是一家部队医院,其实,这在来之前我就知道的,只是现在身临其境,感觉更亲切了。这不禁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发生在农村老家的一桩往事,一天,村民们听说邻村某村民在部队上做医生(其实是个普通的卫生兵)的亲戚回家探亲了,就蜂涌前去,登门求医,即使没病也搞点土产、捧几个鸡蛋,前去巴结巴结,混个眼熟,买个人情,再说谁人不生病,万一到那天,也可用得上。我们家也不例外,我被母亲委以送去一碗蜜糖的重任。可见,军医,这两个字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向来是老高老高的。

我还发现眼前走过的病人,有的瘦骨嶙峋,神色仓皇,有的面露难色,呻吟不止,陪伴左右的是他们可怜的家属,清一色的愁容满面。

但是,看着看着,我自己竟糊涂起来,我给眼前的情景所触动了,情不自禁地怜悯起他们来,心中为他们祈祷,似乎全然忘记自己并不是一位纯粹的旁观者。

不过,等我回过神来,旁观者的角色立马去无影,行无踪,填补自己身躯的是一阵不寒而栗。

然而,我并没有责备自己的糊涂,相反,我庆幸自己能在这家著名的部队医院犯糊涂,并为此颇感满意和安慰,心中也顿时燃起了希望,一种可以与安徒生童话中卖火柴的小女孩,划亮火柴时所看到的相媲美的希望。。。。。。

*****待续:三、踏上征途(4)维持“原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13: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之树被傻傻地移植了(16)

三、踏上征途

(4)维持“原判”

幸好,我们来得不算太晚。

老婆大人为我挂到了该医院“四大金刚”之一的教授级的专家门诊号。

在门诊室外面,一一目送排在自己前面的20多位病人,好不容易等到那位专家医生的“召见”,可见过医生后,却被告知需先行B超检查。

我突然明白过来,医院,特别是大医院,从来就是认死理的,它只承认自家医院出具的各种检查化验报告,而对其它医院的则一屑不顾,不管你是同级医院,还是下级医院,也不管你是小小的B超结论,还是费用不菲的CT报告,统统给我重做。这是惯例,你得体谅。

我赶紧转往B超室。

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一直等得饥肠辘辘(因没有吃早饭),才听见助理医生喊到我的名字。

这次给我做B超检查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医生,胸前徽章提示他也是一位教授级的人物,后来据说是因为医术高、回聘的,我一见就多了几份信任。

在老教授面前,我听从吩咐,身体乖乖地配合,心里默默地祈祷。

对于这次B超检查,我先前已在脑子里做了无数遍要向医生“讨说法,翻前案”的盘算,要领如下:

第一,我平时一直没有不适感觉,仅仅只有一次右肋下刺痛。弦外之意是,病情不可能发展这样快啊,不可能的!

第二、凭医生大人您的经验,像我这样的情况,恶性的比率高不高?我是想从医生口中套出我是否100%得了肝Ca,因为我始终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

第三、 。。。 。。。 。。。

。。。 。。。 。。。

遗憾的是,我盘算的这些等于瞎子点灯,白搭一支蜡,是我一厢情愿,老教授却并没有正面回答我自作聪明的提问,只是不停地为身旁另一侧的实习生解读B超影像。

果然是高手,名不虚传,老教授手法娴熟,肝、胆、胰、脾,定位迅速而又准确,不像有的小医生,做B超就像给新墙上涂料,润滑油在你的肚皮上涂了一层又一层,凉飕飕的探头划了一遍又一遍,让你吸气、憋气,左翻、右滚,折腾半天,兴许还未找准病灶。说句笑话,假如此时肚皮上有只小蚂蚁,假如这一幕不巧又正好被它撞见,它不误以为前方有人类正在探地雷才怪呢!

OK,检查完毕,老教授从助理医生手上接过一张检查报告单,签上名字,然后递给我说,让门诊医生看一下就知道了。

医生说这话时,神色冷若冰霜,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表露出对一个年纪轻轻就患上绝症的人的惋惜之情。其实,这并不奇怪,在这样的专科医院,经他老人家之手检查出的肝Ca病人数不胜数,其中更年轻的也大有人在,他怜悯的过来吗?!

接过报告单,我直接往结论栏一瞥,结果除用词委婉了点以外,我期盼的良性结论终究还是没有出现,上面写着:肝脏有多个占位,大小1-3公分,考虑多发性肝Ca。

很显然,我终究没能推翻“一审判决”。

我侥幸有万一的幻想最终还是破灭了,心情又一次跌倒了谷底。



***待续:

三 踏上征途

(5)史上最短的门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7 07: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病友的经历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你所写的也正是我们想说的,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7 13: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武汉森林在2010-1-17 12:40:52的发言:

每个病友的经历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你所写的也正是我们想说的,期待。。。。。

是的,您说得对,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更何况像我们这样历尽磨难才换来甘甜的人,我只是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过往的事历历在目,虽有不堪回首,但也的确感动自己,感动自己一直前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1-18 8:12:5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8 12: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之树被傻傻地移植了(17)

三、踏上征途

(5)史上最短的门诊

重新回到5号门诊室,又经过一段恼人而又焦虑的排队等候,门诊助理喊我进去。

再次见到给我接诊的教授级医生,心口还是像有一只小鹿在蹦蹦跳,一分喜,二分忧,七分期盼好兆头。

我迅速把刚才做的B超报告及其他病历递了上去。

也真是不凑巧,正在这时,一位美女小护士匆匆来报,叫教授速去接听电话,教授匆忙尾随而出,让我稍等。

我明里顺从,暗里抱怨,电话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轮到我就来了?人一旦不走运,连个电话都敢跟你作对!

不,我得调整好心态,心急解决不了问题,抱怨还不到时候,不就是一个电话吗,那就等吧。

再说了,别说是等一个电话,只要能把我收治,给我希望,即使等一场球赛我也愿意啊!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病人,特别是像我这种大病人是不容易的,就算你有勇气生病,还要有运气才行,不要 以为生病住院那么简单,也是要经过面试拣选的,上海的大医院只收留那些经过“精挑细选”的病人。说句寒掺话,要是人家看不上,你连被生病的资格都没有。

我站在门诊室里,空调打出的冷风刚好吹在我的后背,冷飕飕的,从头一直凉到脚。

可是谁曾想到,教授这一去,竟让我真的足足等了40分钟,我颇感有些无奈,可心一想,谁让你找专家看病呢?人家医术精湛、公务繁忙,下到门诊实在是牛刀用在杀鸡上——屈才了,今天能给你看病实属三生有幸,知趣者常知足吧。

等教授慢腾腾回到门诊室,我自然没敢有任何怨言,反而倒贴了一个笑脸。

他重新拾起我那张B超报告单,瞄了一眼,简单地问了问我的病史,接着脱口而出:是多发性肝Ca,错不了,末了还补充了一句:已失去手术摘除的价值,建议回家做保守治疗。

然后,他再也不容我多问一句,直接让身边助理喊下一位。我只好欲言又止,反正我看得出来,他是希望再也不要看到我。当然,过了今天,我也明白,即使想看,这辈子也不一定能看得到我了。

不过,医生没有太过冷血,于心不忍,又顺手拾起一本处方单(上面印好数十种中西药的药名),在药名前的序号前,随机划上几个钩钩,然后,撕下处方单递给我,说:不妨去药房配一些试试。潜台词是:可服可不服,实在不想服,就当是作个安慰,留个纪念吧。

退出门诊室,我估摸了一下,这次整个诊病过程实际上不会超过两分半钟,如果这也算门诊的话,恐怕它是世界上用时最短的门诊吉尼斯记录。站在门诊室外,那种想离开又不愿离去的复杂心情,恐怕谁都无法理解,反正这是我一生最最难忘的一次门诊,足可以载入史册了。

实在是憋屈,今天起早,大老远慕名赶来这里,难道换来的竟是一个如此的世界吉尼斯纪录而已?病人的心态有几家大医院、大医生能明白,或许他们确实有些力不从心的难处,可病人不明白呐。

其实凭良心说,这位专家虽然同样给出了错误的诊断,却提出了一个事实上完全正确的活命方案——保守治疗,说白了就是凑和着活,活到哪天算哪天呗。如果当时我有这个心态去根除病急乱投医的念头,接下来的故事就连萌芽的机会都没有,或者说至少可延期开花结果,因为后来我被证实确属误诊。

然而,在当时这种情况下,有了高科技B超和CT,以及知名医生临床经验的支持,如若再不相信自己患的就是肝Ca,继而若无其事、心宽体踏地采取保守疗法,那一定不是医生傻了,就是我自己疯了。

终于,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了。

***待续:三、踏上征途

(6)狡兔有三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9 06: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9 12: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之树被傻傻地移植了(18)

三、踏上征途(6)

(6) 置于死地而后生

都到这个份上了,既然上天有意弃我,那就随它去吧。

不过,此时片刻的消极并没有妨碍我想起《孙子兵法》有一个极其简单的士兵保命哲学,叫作“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我仿佛感悟到了什么。

对,没错,一定是上天在考验我,而且有可能还远不止像孟子先生所说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那种考验。

我站在门诊大厅,牵着娇妻的手,一直笼罩在心头那种紧张、焦虑、担心、害怕、恐惧的阴影反而开始渐渐散去,内心感到三天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接着我步出门诊大厅,迎着耀眼的阳光,屏住呼气,抬头远望,天空朦胧一片,我不知道那是上海上空的浮尘,还是眼睛里打转的泪水。

但我知道,一场关乎生与死的博弈就要开始了。

***待续:三、踏上征途

(6)狡兔有三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9 12: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之树被傻傻地移植了(19)

三、踏上征途

(7) 狡兔有三窟

也许,这场生死之战注定要从这里开始。

前面的那位门诊专家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和老婆大人是不会乖乖听其言,遵其嘱,马上打道回府的。再说,原轿去原轿回,就好比旧社会江南女儿嫁不出去,多没面子啊!

所谓狡兔有三窟,凭自己多年与医院打交道的丰富阅历,我的智商早已非兔辈们所能及的。刚走进这家医院时,我就嘱咐老婆大人偷偷为我多挂一个专家的号,以防备万一出现“东方不亮西方亮”,再说,我岂能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会轻易让它溜掉!最坏的打算是托上海颇有背景的朋友,直接去找医院领导。

于是,第二位专家出现了。

: #﹟﹟,暂称“Y医生”(个人隐私,不便公开)

:男

:中年

:副教授,主任

:中等个,大眼睛。

:诊治各类消化系统肿瘤等

Y医生正面朝门、背靠椅子斜坐在门诊室(可能是接诊过多累着了),见我推门进去,一言不发,我点头致意,他仍旧扬着脖子,似乎也没有反应(看来真的累着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Y医生的眼神,用冷若冰霜来形容一点不为过,那一刻我几乎呆滞了,就好比呆人见到了木鸡,简称“呆若木鸡”。

我赶紧向前,毕恭毕敬地递上一大堆过往的病历资料,还有刚做的B超报告,Y医生伸手接过,快速、随意地浏览了一遍,然后,抬头朝我上下打量一番,问道:“你来自何方?”。

怪了,Y医生不问病情,问来历,我有些纳闷。

当然,我如实相告,并表现得十分愿意回答医生的任何提问。

“你们那里很富有。。。。”他接着说开去了,脸上露出医生少有的微笑。

原来,Y医生曾多次受邀,造访过我的家乡,对在那里看风景、尝名果的美事,仍旧念念不忘,如数家珍。

接下来几分钟,Y医生兴致依然不减,对我的家乡大大地赞美了一番,我自然暗自偷乐,因为这下我与医生沟通的机会来了。

“我还有救吗?”我忐忑地问道。

“手术已失去机会了,不过化疗是明智的选择。”他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看来,Y医生也是阅人无数,修炼成才,并达到那种“上半句让你绝望,下半句再送你希望”的最高境界了。

不过,我也明白,这样的答案虽然没有太大的希望,甚至还有点含糊和伪装,但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已是黑暗中传来的福音了。

最后,Y医生在我家乡这片沃土的亲切感召下,收留了我。

***待续:

四、安营扎寨

(1)同是天涯沦落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9 12: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海鸥前辈笔法还是比较细腻幽默的。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移植网社区 ( 津ICP备13003238号-3 )

GMT+8, 2019-10-14 16:07 , Processed in 1.21680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